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毒妃太嚣张

正文第03章 新娘子砸门

[更新时间] 2016-09-27 19:55:40 [字数] 2537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妇人整个人都被这凌厉的举动吓傻了,再不敢偷懒耍滑,立刻喊了负责打扮的大丫头们过来,手忙脚乱折腾了一阵,这才将宁森月打扮妥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森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还有些苍白虚弱,但上了脂粉后的气色好了许多,铜镜中的影像虽然模糊,但也看得出是个容貌清丽的少女了。令她意外的是,她出嫁的这套喜服,面料却是顶好的,各种首饰也成色十足,价值不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经过审问,她才知道这全是她的夫家送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明对她漠不关心,却送这些令人眼馋的东西过来,这是要存心怕她过得好呢!宁森月嘴角一勾,却听一女子傲慢的声音传来:“哟,大姐姐怎么舍得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进来的是一个十五岁模样的少女,柳眉杏眼,尖尖下巴,几缕乌发低垂至耳际,一身粉衣显得她面若桃花,只是那双眼里总是透出几分算计和嫉妒,折损了还算精致的容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少女就是宁森月的妹妹,宁森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森娴是现如今宁国公府当家主母,德慧郡主所出的亲女,自然高高在上,和不起眼的宁森月一起,两人之间的待遇简直是云泥之别。就连那妇人和丫鬟们也纷纷后退,恭敬道:“见过大小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森月听了这个称呼后一挑眉:“哦?大小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森娴像是听到笑话般,捂着嘴咯咯笑道:“姐姐这是傻了么?宁国公府的大小姐从头到尾就只有我一个,那些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娼妓还痴心妄想着当主母,生下来的小贱蹄子更是不知廉耻,有一口饭吃就不错了,居然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这些讥讽的话还未说完,宁森月就猛地站起来,伸手沾了点梳妆台上的胭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宁森娴的嘴唇抹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干什么?!”宁森娴措手不及,被抹了一嘴胭脂,因为她躲闪匆忙,还弄了一些在脸上,精致的脸顿时花了,看起来像个小丑一样滑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妹妹的樱桃小口真是好看得紧,姐姐羡慕极了,只是颜色有些淡,所以才为你添点胭脂。”宁森月毫不在意地回答:“虽然妹妹不是狗,但那嘴里也吐不出象牙来,还是别使劲了,早点回房歇着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哼!”宁森娴气得要命,突然冷冷一笑道:“宁森月,我告诉你,你也别以为自己嫁了景亲王世子殿下就成了个上台面的玩意儿——就算出了这国公府,我们也有的是方法收拾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所以就想做些龌龊事儿?”宁森月话锋一转,试探了一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龌龊事儿?那是你那个没脸没皮的娘才干得出来的!”宁森娴尖声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么?”宁森月转过头去,面无表情——看来,这女人应该不是昨夜的主使,这么蠢笨,也想不出那种计划。那么,该是她那个郡主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森娴冷嘲热讽了一阵子,最后怒火冲天地走了。看样子,虽然她恨不得宁森月消失,但居然真的不敢动这个默默无闻的姐姐。显然,这宁森月的身份和地位,还真有些微妙之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森月望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很快,她抹在宁森娴嘴上的毒就会发作,当时候樱桃小口变成香肠嘴,那才好看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折腾一番,好不容易收拾妥当。外面吹吹打打,上轿之后,宁森月还在暗自琢磨:她要嫁的人是云升帝国的景亲王世子,按理说,婚礼的规模应当相当盛大才对。而现在她周围却如此寒酸,寒酸到无人相送,甚至新郎都不曾来接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小姐啊!我们误了时辰,前面是闹市,过不得去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了没多久,喜婆在外面尖着嗓子喊道。而她那一脸肥肉挤出一个不怀好意的表情:穆小姐那边已经吩咐了,绝对不能让这新娘子按吉时进门,最好想方设法让她丢光脸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闹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森月一把掀开盖头,跟她玩这一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继续往前走!”她扔下斩钉截铁的四个字,素手一挥,手腕上的几个镯子叮叮当当,发出动听悦耳的脆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走不动呀!”喜婆得意洋洋地嚷着 ,难不成这新娘子还能让人强闯过去不成?她就是想这么干,轿夫也不愿意,到时候闹将起来,那才有趣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在喜婆心里喜滋滋数钱的时候,突然脚踝处一阵冰冷,她低头一看,当场吓得肝胆欲裂:那居然是一条赤色的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不止一条。喜婆眼睁睁地看着越来越多的蛇从轿子中涌出,转眼之间几十上百条蛇爬满了街道,想要掉头就跑,肥胖的身子却僵在原地。宁森月在轿子里听着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沉稳道:“这下人都散了吧?继续往前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喜婆的腿软得像面条一样,而那些赤蛇越来越多,路人已经跑走大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城最繁华的街道,居然就这样硬生生空出条路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宁森月一声令下,喜婆再不敢耽误,赶忙吆喝起来:“快走快走!”而当轿子再次动起来的时候,那些蛇居然就凭空消失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喜婆觉得眼睛出了毛病,拼命擦了擦之后依然什么也没有,不禁毛骨悚然:这个新娘子太邪乎了,她就是不要今天的赏钱,也不想再和她待在一起,哪怕是一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路颠簸,正当宁森月觉得快“晕轿”时,轿子终于不算稳当地停了下来。然而喜婆却跑来焦急道:“新娘子啊……这大门是关着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赤蛇惊吓到的路人虽然害怕,但又按捺不住好奇心跟了过来,却又碍于亲王府附近的守卫,不敢靠近,只好远远得看着。当见到新娘子被拒之门外这一幕,纷纷窃窃私语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还没过门呢,就被冷落成这个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在家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更令他们错愕的景象出现了:宁森月竟然自己从轿子里钻了出来,头上连盖头都没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开。”宁森月一把推开企图上来阻拦的喜婆,大步上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干什么!”守卫伸手拦住了宁森月,仿佛看不到她身上的喜服一样喝道:“闲杂人等,速速退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闲杂人等?”宁森月挑眉,看来今儿个是真有人给她使绊子了,这群守卫是不知道自己主子娶妻还是怎样,居然能目中无人到这个程度,就不怕将来的当家主母给他们脸子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说,这些人早就算准了,自己就算进了这个门,也只有被冷落的份儿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宁森月冷冷一笑:“你们真的不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让!”守卫毫不客气,目光中流露出倨傲之色,大有你能拿我怎样的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宁森月的表情突然冷下来,道:“朱砂,砸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守卫还来不及想这个“朱砂”是谁,就听得身后“轰隆”一声巨响,也不知那扇朱红色的大门受了何等冲击,居然直接裂成了两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路人们大惊失色,谁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就见这亲王府的大门活生生裂开了。这新娘子,实在有些邪门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森月只是淡淡一笑:朱砂的力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守卫见得这一幕,急得眼睛都红了,立刻把火气撒到宁森月头上:“妖女,你干了什么?”说罢就伸手想抓住宁森月。然而就当他们出书时,背后突然一凉,接着就被一股大力甩了出去,狠狠砸在地上动弹不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森月眯起眼睛,望着眼前有些瘦弱的中年男人。而他正毕恭毕敬地向她行礼:“世子妃,怠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