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晚餐 性福?

更新时间:2018-01-13 00:27:58字数:4047
高兴的是宝英也早来了。 龚羯刚进门,就看见宝英从大厅拐进了厨房,一抹长裙飘浮,撒落一地花香似的,引的龚羯刚进门也闯进了厨房里。 原来母亲在剁馅,见儿子回来,便转身一笑,说儿子今晚来的早,刚要包饺子呢。 饺子馅是虾仁香菇豆付的,还没熟呢,便闻到一股淡淡的的海鲜清味。这是龚羯爱吃的馅。 龚羯扑过去,双手扒在妈的肩上,叫道 妈,你真好,知道我又馋饺子吃了,您就做了,哈哈。 妈却努了努嘴,朝着宝英那边说,哪里呢,最懂你的现在是她了,人家知道你中午喝了酒,场合上人多,为了应酬,你又吃不好,正要给你做八宝鱼汤呢。 龚羯早见宝英在拾掇鱼,正一手挖进鱼肚里,把鱼腹掏出来,留下白白的鱼肉身。 鱼是金樽鱼,不仅鱼长的好看,细白的表面,还有金色透着,鱼身饱满,象女人的肩腕,干净尊贵似的,那肉味当然鲜美了,可这些也只在龚羯脑子里一瞬划过,而占据他整个人的是,宝英的那款头发。 宝英刚洗过澡,头发正松松绾悬在头上,显的健康清新,还露着下面脖胫上白晰的肉。看的出,那脖胫处是轻轻拂了一层香粉,如果手触上,那感觉肯定是滑滑的,香香的,而这只是看得见的,而里面的身体部位就别提让人有多幸福了,龚羯立马领悟了她的意思,脸上也是一丝羞意,但更多的是血肉喷张。 在未来婆婆跟前,宝英当然不敢造次,听到说她了,便把那微微一笑,侧脸送给龚羯一半,另一半却估意对了墙,令人暇想琢磨。 龚羯当然抵不住这等诱惑,直接走到宝英跟前,挽过宝英身体,嘣儿,一声,朝她额上就是一亲。 宝英羞红了脸,喘气粗了,是想回他一个热烈大胆的吻,但却没有那么大胆,还有未来婆婆在身边呢。 去,给我把幹面杖洗一洗,控控水分。这时,妈喊话了。 龚羯便松开宝英,去找幹面杖了,回头见宝英一袭粉色长裙,裙摆处淡淡的绿色,翠薇鲜亮,腰间却束了,好一副款款温柔的出浴美人,害的龚羯忘了回头看路,一头碰在角橱上,震动了碗上放的筷子,哗啦啦洒落一地。 妈忙跑去抚了儿的头,说我儿头皮硬,没事吧,嗯。 宝英只好去捡起筷子勺子的,龚羯又闻到她身上悠悠的脂香。 龚羯感到心里好是幸福,有两个女人爱着自己,妈的仁慈似山,宝英的柔情似海。 嘿嘿,我不给你们添乱了,我去书房看书去了。龚羯喊了声就走了。 其实龚羯是想到了另一件事,前几天,他心情抑郁,宝英也没有来,自己的卧室也没整理,已乱的不象样子了。 等宝英瞧见了,还不笑掉大牙,甚至骂他懒猪,那简直影响自己的形象了。 龚羯忙跑到卧房,手里还拿了抹布,拖了吸尘器过来,浑身有了劲头,准备大干一番。 推开房门,他先捂了鼻子,怕是熏到自己。 可是,看到的却是地毯整洁,刚刚吸过尘土。 那两双臭袜子也不见了,鞋子整齐的摆在墙角,等待着主人的双脚。 床上被褥更是叠的整齐,床单伸展的没有一丝纹,龚羯都不忍躺上去。 啊,宝英,我的宝贝! 龚羯忍不住喊了声,扑通,身子一翻,上了床,便想起宝英的一切来,那飘香的皮肤,那细腻温柔的情话,,,一点点死戳他的爱的欲念。 一会鱼汤和饺子都做好了,香香的满房子撩人的味道。妈座上位,留了中间等着龚羯,却没来,宝英怨道,我们已嘻里哔啦备好了,怎么还不来就餐,就去书房找,书房里静静的,连灯也没开,却见书房很大,还有古玩瓷器,墙上一副似古非今的仕女图,暗光里也能看见仕女的眼神顾盼生辉,那红衣更是楚楚有形,如同真的,宝英虽想,这画肯定价格不菲,也不知出自哪位历史神人之手。 宝英哒哒哒跑到卧房,听见轻微鼾声如蜂鸣,却忍不住想扑过去,虽轻轻移脚近身,一股阳刚之气便使宝英酥酥的。 她扒在龚羯头上,亲了腮,胡渣渣沙沙的刷在她的粉脸上,使她既痒骚难奈,又有针扎似的刺激,也不愿移开。 一双大手,抱住了她的小腰,使她深吸口气,这口气也不知去了哪里,总感到气不够用,害的她直喘。 宝英听到他在解衣,便从身底下挣脱出来,说,妈在外面等你吃饭呢,你却睡的这么深的,也叫不醒。 宝英故意放大声音,让饭厅里的妈听见。 龚羯只好整容静心,跟了吃饭去。 哇噻,好漂亮! 龚羯看见桌上的鱼碗里,大鱼漂浮着,头尾探在碗沿上,中间白肉肥肥美美,和着乳似的鱼汤,两片茶碗大的黑香菇,在鱼的一左一右 ,如诗歌古朴押韵似的,鱼汤里两只红艳的大虾,在油菜叶下半遮掩半露着,是为了提高鱼汤的鲜美才加上的,这是妈的传统做法,什么菜肴,味道不足了,或是为了更打动口舌之欲,妈总会加上类同的提鲜,这也是家里什么都有,信手拈来的。 那饺子肥嘟嘟的,冒着热气,悠悠的漂上来,浑浑的面香馅香和着劲儿,搅的人食欲翻滚。 龚羯抓起一只塞到嘴里,被烫的唏嘘不止。粗啦啦咽下去了,却还再抓一只。 妈的冷眼便斜过来,宝英也羞羞的笑着。 先吃鱼吧,鱼是宝英亲手焖炖的,你更喜欢,妈边说边推儿子靠宝英身边座下。 宝英本不喜欢这样的吃饭氛围,自小随父母吃饭,可以海吞,也可以狼咽,还可边吃边悉落邻人的过失,或是谁的新闻糗事,那可是一种温馨的家的享受。何况,她还受父母衷爱,一切都由着她。 可在这儿,她就是小刺猥似的谨防谨慎,就怕龚羯妈说她不是。尽管已经快结婚了,龚羯说的,等厂里挨过了这段时间,便是二人登堂拜婚的荣耀时期,这本是指日可待,不必怀疑的。 可如今,却更有了顾虑,她发现,财务室的刘姐,和龚羯走的密了起来。 刘姐可不是善类,她把自己男人甩了,不是她不需他了,而是嫌他平庸无能,因此,那些优秀的男人,就可能成为她的菜。 即使两人日后不会有啥事发生,但如今刘姐洁身一人,难道她就能耐得住女人的寂寞,不能,绝对不能。 那么,刘姐整日与龚羯交往频繁,一个是欲望憋久了,一触即发,一个是阳刚帅气,百战不倒,不管是谁想来,一旦两人擦枪走火,可不是很快就一刀两断的。 因此,宝英最近想好了,要尽可能的靠近龚羯,白日里让龚羯和刘姐没机会沾边,晚上即让他殚精竭虑,精疲力竭,这一晚上成功了,白天他便没啥想头了。 因此今晚,宝英这道晚餐,她是是了心思,她不去做那些令男人阳wei不举的食物,比如炸的东西,比如腌制的香肠,火腿,尤其那种市上常见菱角,他的家里也有,可是她经意的,把菱角藏在角落里了,可以让他清早看见,白天吃了它,龚羯就会平息那股邪火,见了美女便少惹是非。 只是,今晚饺子里的豆腐,那可是女人的最宜,也是龚羯妈的最喜,可是男人用它,嘿嘿,就不多说了,当然宝英也曾施展口舌之功,不想做豆腐馅的饺子,可是她没有成功挡下。但是她挡下了胡罗卜,那可是平常豆腐馅里少不了的搭挡,也是妈的眼上喜欢的,她却说自己吃了过敏,该死的胡罗卜就没上今晚的餐桌。 不该吃的都避开了,上桌的都是该吃的了,因此,她便专做了渔汤,外加两个大虾,更有香菇,她给龚羯盛了一碗,碗里大虾硬挺挺的,红红的,呵呵,她自己看着也偷笑了,今晚,她要付出多大的承受力啊。。。 宝英也没想到自己哪来的这么多的心事,反正心里有一股神秘力量促使她这样。 龚羯吃了一碗,简直没费多少时间,还说好鲜好鲜,比妈做的好吃多了,再来一碗也不过隐。 龚羯便去自己动手舀鱼菜,却被宝英先抢了汤勺,她又把大虾盛给他了,大虾里面的白肉鼓鼓的,从皮缝里漏出来,龚羯喜的合不拢嘴,还说,又把虾给我了,今晚我,,我可有劲爆了,,, 宝英红了脸,头微底,眼缝里一束光看过去,带电似的 ,想毕她也心动了吧。 妈却不屑的看儿子,说瞧你这德性,也不给姑娘盛菜,人家可是到咱家做客呀,你就真当侍候你的媳妇了。 龚羯更乐了,喜的是这好日子还没开始呢,或是刚刚开始吧,早着呢 ,日后慢慢享乐吧,又侧脸瞧了母亲一眼,看见母亲的眼角忽然有了细纹。 这可是他第一次发现啊,龚羯吃了一惊,猛的又再回头细细看去,惊讶的说,妈,你有白发了,膑角怎么花了,只见那白发如几道钢丝,夹在黑发中很显然的醒目。 龚羯把碗筷放下了,心痛啊。 他一直在厂里忙活的如整日拔河比赛,却忘了关心母亲,这些日子里,父亲远走了,后半生不可能再回家的意思,原以为,最受摧残的是自己,可今才发现是母亲啊。 尽管父亲在家时,也不常回家,但他俩的关系还是夫妻,外面他有多少小三小四,可母亲是老大,地位上她可是最高的,后面的生活无忧啊,还有富贵等身呢。 可如今,,, 龚羯看见妈的眼角一颗泪,妈在极力眨巴着,想让那颗泪落下来,或是吞回眼里,自己盛了它,总之,不让小俩儿知道,可都没有成功,泪珠泡在眼角,随皱纹散去。 啊,我没事,你们快吃,趁热,我已是半百的婆子了,没那么多思想头的,一个人在家,过的也清心舒坦。厂里现在挺好吧。 龚羯连连点头,说很好很好,还说妈,你放心的,我会好好经营,让咱们的工厂火起来,壮大起来,然后,让我爸知道,让他后悔不迭,那时他若再回来,咱还不要他了呢,我把他一脚剔远! 妈的泪珠滴下来了,滴在饺子上,明晃晃的,手里的筷子,不得不放下,去拭泪。 宝英赶紧拿纸巾迎上,说大姨您别伤心,一个人在家,更要好好过,等着,总有那么一天,你家我叔叔一定回来看你的,刚才,刚才咱们不是说好的不伤心吗。 龚羯也劝了一番,母亲是不哭了,但沮水却禁不住。龚羯叹了口气,知道说好听的没用,妈经历的多了,考虑的事也多,如今,风花雪月是过了,可老人无依啊,什么鸟啊花的,倒是满了亭院,终是不解风情,一个人孤独如长夜无期。 龚羯心里更有一事袭来,得给老妈重新找个伴儿了,等自己忙过这段时间,就去忙这事,最好娘俩一块举行仪式,庆典岂不活跃,哈哈。 妈,您别哭,我会想办法的,让您从今过上有疼有爱的日子,龚羯说完,手抚了妈的后背,安慰起来,宝英又重新布置了饺子碗筷。 这顿饭就这样悲喜交集的吃完了。 回到卧房,宝英叹了口气,唉,总算可以休息了,随将拖鞋一撩,一咕噜躺下,那胸脯部只感紧紧的压抑,可以放松一下了,缓缓解开长裙,她微微的红晕从脸上泛上来,下一刻,要发生的,,,宝英不多想了,血脉都跳起舞来了。 然尔,她却见龚羯还座着不动,呆了似的,望着壁上的一处画,画是俄罗斯油画,画面上一款俄罗斯淑女出浴,弯眉洁毛下幽深的眼晴,薄薄的沙衣,挡不住优美高挑的线条,,, 你在想谁呢,,, 龚羯没有回答。 宝英却没有顾及了,没有他妈守着了,自己就是起舞的凤凰也无人管,只要自己愿意。 宝英抬起她白罗卜似的腿脚蹬了他,使他从床上跳下来,站在地毯上,他不乐意了,转身怒视了宝英。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打马过三关》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打马过三关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十六章 晚餐 性福?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打马过三关”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打马过三关的第二十六章 晚餐 性福?,打马过三关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烟村画匠小说的支持,更多与打马过三关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齐乐娱乐娱乐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齐乐娱乐小说,齐乐娱乐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