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波波碌碌

更新时间:2018-01-13 10:50:37字数:7054
吕雉和卢绾一连等了三日,总算盼到来人了,可惜不是刘季,而是吕嬃,想来吕嬃的婚事既然差不多定下了,却又多日不得见到卢绾,自然这做妹妹的就学姐姐,找着机会就往中阳里跑,说是想念姐姐,所以去刘家坐坐便回来,公孙兰心中狐疑,便一早就让车夫送她过来,等她完事了再接她回去,顺便也算是监视吕嬃的行踪。车驾到达刘家之时,时辰尚早,吕嬃表面上是不露声色,故作轻松的进了刘家门,车夫也不知她要待多久,便就在门口候着,毕竟让他把车驾栓在门外,始终也有些不放心,索性就待在车里好了。吕嬃一见到吕雉,赶紧拉着她的手说道:“姐姐,我和母亲说来看你,这才放我出来,不过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还是想出去走走看看呢,怎么办?”吕雉当然清楚她在想什么,如同当时的自己一样,买田地还非得跟来,美其名曰是看看田地如何,实则就是为了见见刘季,自己妹妹现在既然有这个心思,那说明她是真喜欢卢绾了,作为姐姐加妁人的吕雉,又岂能袖手旁观?刘家虽然比卢家之类的,要好上一些,但毕竟又不是什么豪门望族,修得高墙深院一般,吕雉灵机一动,便有了主意,先探头看看车夫是否在门口,却一个人影也没看到,那车夫必然就是自己待在车里了,接着吕雉拉着吕嬃从院子走到屋子侧后的一处草垛旁,和吕嬃说道:“妹妹,要委屈一下你了。”接着把草垛移开,一个窄小的洞口映入眼帘。吕嬃奇道:“姐姐,这是作甚的?”吕雉忍不住笑道:“以前你姐夫不是养了一条狗吗?这就是给阿黄进出的,健硕男丁肯定钻不过来,你我都是女子,勉强可以过得去。”吕嬃一听这居然是狗洞,立时就皱起了眉头:“姐姐,你就没有什么好点的法子吗?你让我钻狗洞,这如何使得……”“这有什么使不得,那要不你便翻过墙去也行,喏!”吕雉把手一抬,指着墙顶说道。吕嬃一个娇滴滴的富贵小姐,要她爬上这土墙,怕是颇有些难度,何况吕嬃平时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你要她站在顶上往下跳,她更是胆怯,于是仔细思量了一番,还是对吕嬃说道:“也罢也罢, 姐姐你千万不要和别人说起便好,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吕雉怎么会无聊至此,只说尽管放心便是,吕嬃才颇不情愿的从洞中钻了出去,所幸地上有不少谷草,这才没脏污了她那一身华美锦服。吕嬃毕竟还是有些孩子气,等她出去后便弯腰低头对着洞口另一边的吕雉喊道:“姐姐,这狗洞你怕是要堵一下才好啊,我出来觉得甚是容易,只怕寻常之人也能钻过去呢!”吕雉赶紧压低声音对洞口说道:“小点声,你就不怕车夫听到,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有空就把这个地方填上,你先赶紧去吧,回来时还从这里进。”说完便又把草垛移了回去,将那狗洞挡得严严实实。吕雉回到厅中,本想自己出门去田里干活,还好就在出门前,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不对啊,既然吕嬃来了,我便只能假作在家招待,我若是出去被车夫看到,那车夫定然知道吕嬃不在家了,于是也只能在家待着,赵曦从厨房洗完炊具出来见到吕雉,还奇怪的问道:“姐姐怎么今日不去田里了?”不过赵曦乃是自家人,万不会泄露机密,吕雉便将吕嬃来找自己的事一五一十的和赵曦解释了一番,赵曦倒是机灵,听吕雉讲完后便道:“既然如此,那我去田里帮卢绾吧。”吕雉刚一点头,突然又觉得不对,嬃儿就是来找卢绾的,嬃儿也没去过卢家,那自然会去田里找他,那赵曦去了也是白去,想到这里,吕雉赶紧叫住了正要收拾一下出门的赵曦,和她说了刚才所想,赵曦也觉得甚是有理,自己怎么就没有姐姐这般聪明呢?二人索性便闭门不出,自顾在家收拾,俩人一起干活,自然比平时要快得多,日中将过便已无事可做,这吕嬃可是已经出去了半日,到现在也没回来,看来和卢绾之间有说不完的话,吕雉心里也只是笑笑,毕竟这是好事,只要等自己父亲把吉日定了,那便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自己也就不用再操心了。既然闲来无事,那吕雉和赵曦也难得白天能在一起说说话,赵曦从厨房端了两碗清水,二人便坐于堂上闲聊起来。没聊几句,吕雉就又说起审食其来了,毕竟审食其和赵曦闹了别扭,她是看在眼里的,虽说她也没管这事,但赵曦后来又去了审家,虽说没待多久,但也是有些奇怪,闹了不痛快的二人,见面要嘛变好,要嘛就是更糟,可看赵曦当日那神情,却感觉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吕雉这才心生好奇,出言问道:“妹妹,话说你和审公子是准备就这么僵持下去么?”赵曦一听审食其的名字,原本的笑脸顿时冷若冰霜:“姐姐休要提他,恼人的家伙。”吕雉见她这番模样,便知二人闹得甚是不愉快,便微笑道:“你我姐妹聊聊有何不可?既然妹妹有烦恼事,倒不如说与姐姐听听,也好排解一下心中苦闷。”赵曦其实也是巴不得有个人可以说说话,便一声叹气道:“哎,你说那人,平白就对我冷淡,我又不曾招惹他,弄得人莫名其妙的。”吕雉接着问道:“你前日不是去找他了吗?难道没有当面问个清楚?”赵曦小嘴一撇,冷哼一声道:“我问他来着,他只说没事,还说我若是没事,他还有要事要忙,别不多陪了,这不明摆着是下逐客令吗?所以我不想多说,一气之下便回来了。”吕雉这才明白为什么赵曦就待了那么一会便归了家,原来根本就只说了一句话,吕雉在喜宴上便已猜出审食其不高兴的缘由,看来赵曦是当局者迷,毫不知情。吕雉便点拨赵曦说:“妹妹,我看那审公子是有些嫉妒呢!”“嫉妒?他有什么嫉妒的?那天在卢大哥家便脸色难看,我又没招他惹他,谁知道他在哪里受了气却在我这里撒?”赵曦看来是当真不知。吕雉便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她,赵曦听了后也觉得只有这个原因,便说道:“审食其乃是外人,我自己谈起自家相公,他如此表现,岂不是太有些自以为是了。”吕雉接着说了一句话,把赵曦骇得眼珠子都瞪圆了:“妹妹,审公子这样,岂不是说明他没把自己当作你的外人吗?”赵曦与审食其虽说互相欣赏,但毕竟俩人并无任何越轨之举,甚至连暗示也未曾说过,尤其是赵曦,并不是特别清楚自己对他的感情,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觉得他对自己亲善、体贴,故而愿意和他相处罢了,若是说她确实倾心于审食其,却是她自己还从未细想过之事。她仔细回想了从最开始认识到今天的每一件事,自己的心意如何确实还说不好,但审食其确实有些不寻常的行为,至少作为普通朋友是来说有一些不同的。若是自己并未婚嫁,那审食其也未尝不是个好的对象,可自己已然嫁人,所嫁之人还是审食其的大哥,这若是被刘季知道,那才是要出大事,想到这里,赵曦不由得想起刘季临走前说的那些话,原来刘季早就看出端倪,只是自己还稀里糊涂不明所以罢了。赵曦想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莫不是也喜欢上了审食其,赵曦一直长于吕府,对男女之事不甚明了,但自己冷静的想想,确实有这个可能,此时也无他法,只能求助于吕雉:“姐姐,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我就觉得愿意和审食其说话,愿意听他说话,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但是我是有相公之妇,绝无可能喜欢他才对啊!”吕雉爱怜的看了她一眼说:“妹妹,我也是第一次嫁人,我也不太懂这些,也就是自己瞎琢磨罢了,说句心里话,我看你没和审公子来往的时候,心情烦躁,生活也是不太如意,自从和审公子熟悉起来,你笑脸便多了许多,当然了,你随我嫁给相公,这便是命数,但若是你自己真的有什么想法,倒也不是没可能。”吕雉说得含糊,赵曦自然是没完全听懂,赵曦面露疑惑道:“姐姐,你的意思是我和审食其之间还有可能?”吕雉重重的从鼻孔里出了一口气后,张嘴回道:“妹妹,本来我说这话原是不合适的,毕竟听起来像是我故意使坏,但我必须先说清楚,我只是为你考虑,并没有半点私心,你若是信任姐姐,那姐姐便说,若是有些许怀疑,那咱们就不再提起此事,何如?”赵曦在这世上最亲的便是吕雉,岂有不信之理,连忙说道:“姐姐莫要这么说,妹妹怎会不信姐姐,姐姐直说便是,曦儿向来没主意的时候都是姐姐帮我拿主意。”吕雉见她说得诚恳,便直言相告:“妹妹,若是你和相公解除婚约,那便可以和审公子在一起了。”赵曦又惊得杏目圆瞪:“啊?姐姐,就算是相公和我解了婚约,我也不可能和审食其在一起啊,审食其哪有这个胆子。”吕雉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随即说道:“若是相公愿意让你嫁给审公子呢?”赵曦是打死也不信会有此事,急忙摇头说:“怎么可能,从未听说还有这样的事,姐姐,咱们怎么说着说着感觉就是我非嫁给审食其不可了?我可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再说了,相公应该也快回来了,你既然这么说了,我看我以后还是少和审食其接触才是。”吕雉听赵曦如此回话,便也不再啰嗦,只说凡事都与她商量着来,切不可自作主张,不然说不定得罪了审公子,更得罪了相公,到时候就真的满盘皆输了,赵曦和吕雉说完这些,心神不宁,思绪混乱,吕雉若是继续说下去,还真可能把她给说崩溃了,还好吕雉也不再多言,赵曦一时陷入沉思,俩人便就这么寂静无声的坐在厅堂。吕雉倒是还好,本来也不是她的烦心事,赵曦却苦苦思考着,完全没有注意外界动静,只听突然一句人声从耳边传来:“我回来啦!”这句话如同炸雷,吓得她魂飞魄散,连坐都坐不稳,一下子摔到在席上。原来是吕嬃回来了,吕雉倒是看着她进来,吕嬃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吕雉不要吭声,吕雉便没有提醒赵曦,却不想吕嬃突然在赵曦耳边一声喊,看着赵曦那狼狈相,吕雉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便喝道:“嬃儿,休得无礼,怎么如此的不知礼数?”吕嬃也没想到能把赵曦吓得这么失魂落魄,心里也是有些抱歉,赶紧把赵曦扶了起来。赵曦这才知道是吕嬃作弄自己,毕竟以前也算是自己的主子,便不好发作,但原本心情就烦,此时还要她强作笑颜也是不太可能,只听赵曦有些语气生硬的说道:“嬃小姐怎么如此捉弄于我,这次当真是要被吓破胆了。”吕嬃虽然略有歉意,但她并不知道开始吕雉和赵曦所聊之事,单单这么吓唬一下,至于这样么,于是吕嬃便说道:“哎呀,不喜欢以后就不逗你便是啦。”赵曦自然也不敢顶嘴,只得闷声生气,吕雉便呵斥了吕嬃一番,吕嬃倒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姐姐说什么便是什么吧,自己心情好,懒得回嘴。等吕雉训完了,吕嬃表现倒也让吕雉觉得惊喜,居然今日这么乖巧,便问道:“嬃儿,你今日看来是心情甚好。”吕嬃一听吕雉这么说,顿时眉飞色舞的回道:“是啊,还多亏姐姐呢,不然我哪有这等快活时光。”吕雉见她这神情,便心里有数,自然也开心的说道:“你是我妹妹,我当然盼着你好了。”吕嬃便再次谢了吕雉,说了些好听的话后便说要赶回沛县,就不在这里待了,吕雉自然也不留她,毕竟见卢绾是正事,和自己要不要待会就无所谓了,便把吕嬃送上车,车夫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给吕雉施了礼便驾车而去。吕雉回去见赵曦还是眉头紧锁,心想这种事,还是得她自己想明白了才好,旁人说得太多了,只怕适得其反,便也不再说什么,只拉着她去了厨房准备晚饭。吕雉因为吕嬃的事,在厨房里那是心花怒放,想着刘季回来肯定要大大的夸赞自己一番,只是眼见赵曦这番模样,自己也不好把喜悦挂在脸上,只得假装平静,陪着她装样子了。第二日吕雉见到卢绾,赶紧问起昨日之事,卢绾只说嬃小姐和自己相谈甚欢,很是投缘,也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吕雉便彻底放下心来,也不再多问,只顾安心农活了。二人就这么又等了两日,刘季虽然没盼回来,可总算是把吕府的人盼来了,来的还是那车夫,这次传话不同上次,车夫一连串多说了不少,先是说因为和卢绾的亲事既然已经定下,便没让吕嬃再和卢绾见面,毕竟这婚前俩人总是厮守在一起,怕是不合礼制,接着又说吕文可算是回来了,不过看起来最近生意是每况愈下,回来也是愁眉苦脸,而且人也消瘦了血多,但是女儿的喜事也算是给他带了些欢愉吧,好不容易有了心情卜卦,卜完后却不说卦象如何,只说这事是不是还要等刘季回来也一并和他说说,还有便是公孙兰,最近开始咳嗽不停,请了医生只说体虚,需要静心调理,恐怕也不是一日两日之功,也只能静养着看看变化了。这一连串的事涌向吕雉,她一下子便慌了神,卢绾的婚事难道有变?父亲那边生意出了问题,会不会有什么大麻烦?母亲身体不佳,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此时刘季又不在,自己一个弱女子怎么应付得来。幸得卢绾也在一旁,安慰道:“大嫂,没事,吉人自有天相,不要过于担心。”吕雉报以一个苦笑道:“哎,是啊,希望父母都平安无事,不过你的事怎么又生了变故,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想的。”卢绾此时也是颇为心苦,但还得强颜欢笑安慰吕雉:“没事,能有什么变故,你想啊,季哥是我大哥,又是你相公,吕公又颇为看重季哥,我和嬃小姐的婚事,等季哥回来原本也是应该的,大嫂不要多虑了。”吕雉叹了一口气,对车夫说道:“那父亲有说让我回去看看吗?”车夫恭敬的回道:“吕公只说若是小姐想回便随我回去,倒没说一定要让小姐回去。”吕雉听了微微点头,转头对卢绾说:“卢绾,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也问问父亲到底怎么回事。”卢绾急忙摆手说:“吕公既然说了等季哥回来,我此时前去,岂不给人逼迫之感,万万使不得,大嫂你回去看看公孙夫人便是,我忙我的就好。”吕雉此时归心似箭,便依卢绾之言留他继续劳作,自己便登车回了沛县。等到了吕府,吕雉箭步奔向父母的房间,进去便看到母亲卧于榻上,顿时眼泪便齐刷刷的流了出来,哭道:“娘,你怎么生病了不立时告诉我,我好回来侍奉啊!”也不知公孙兰是原本身体就尚可,还是看见吕雉心情上佳,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对吕雉说道:“女儿啊,母亲又不是什么不治之症,调理一番便好了,自然没想叫你回来,何况昨日晚上才觉得不适,想叫你也来不及告诉你,再说了,家中有那么多人伺候我,哪里还要你专门跑回来?”吕雉也不知说什么好,但见母亲气色尚可,便也宽心了许多,但适才心情紧张,一时还有些后怕,便只顾在趴在母亲腿上哭泣,此时吕文得知吕雉回了家,便也赶到房间,见女儿哭泣不止,便说道:“雉儿,你母亲无甚大碍,不用担心,你这么哭,你母亲也没法躺下歇息。”吕雉闻言赶紧扶母亲躺下,连声嘱咐了好几遍让母亲一定注意身体,多休息,按时饮食,按时吃饭之类的话语,公孙兰微笑着一一应下。和公孙兰说话,吕雉便转头略带着一些哭腔问吕文:“父亲,你怎么好端端的又说要等刘季回来再定婚期?”吕文有些不情愿的说道:“这样,雉儿,你随我出来说话,让你母亲先歇息。”吕雉便和母亲又说了几句体贴话,然后转身和吕文出了门,吕文走在吕雉身后,待得二人出了门,吕文便反手将门合上,再转过头对吕雉说道:“雉儿,你怕是听错了,或是传话传错了,我不是要等刘季回来定婚期,而是说这个事要等刘季回来,因为吉日就在十三天后,若是卢绾和嬃儿成婚,刘季不在,如何使得?”吕雉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暗骂车夫说话都说不清楚,害得自己白担心,还丢下卢绾一人,此时恐怕卢绾心中也是忐忑不安。既然卢绾的事也是虚惊一场,吕雉便问父亲道:“那父亲生意上的事有什么变故吗?”吕文咧嘴笑道:“无事无事,做生意总是有赔有赚,这有什么要紧,又不是第一次,不会伤了元气,你就别操这个心了。”此时三件大事都已明了,俱是有惊无险,吕雉也是没想到心急火燎跑回来,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大事,这么三言两语便说完了。吕文见她神色缓和,继续说道:“雉儿,卢绾那边如何了?”“卢绾没什么啊,平平常常的,最近都在等你的消息,不过他只知道要等相公回来,和我一样以为这婚事出了什么差错呢。”吕雉回说。吕文听了便笑道:“哎,你说还累得卢公子白白担心一番,待你回去后和他好生说说,莫要叫人心中不安才是。”吕雉点头道:“嗯,那是自然,对了,嬃儿在家吗?”吕文一听问起吕嬃,楞了一下回道:“嬃儿啊,我没见着她,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吕雉自言自语了一句说:“奇怪,母亲不是一直不让她出去吗,怕她偷偷去见卢绾,坏了礼数。”吕文哪里顾得上家里这些事,只说道:“想必她娘卧床,便疏于约束,这小女子平时就野惯了,还不抓住机会出去玩。”吕雉也知道吕嬃的脾性,确实如此,既然吕嬃也不在家,那待在沛县也没别的什么事,吕雉便和父亲说要准备回中阳里,吕文赶紧吩咐备车,将她又送了回去,吕雉今日也是辛苦,在车上的时间比待在吕府的时间还要多上不少,不过还好心里的大石算是落地,没有白跑一趟。吕雉让车夫直奔田里,待到了一看,却不见卢绾,吕雉心想,怕是心情不佳,无心劳作,早早回家了吧,于是又给车夫指道去了卢家,果不其然,卢绾听到门外有动静,一脸愁容走了出来。吕雉赶紧把喜讯告诉了他,卢绾听了也是兴高采烈,尤其是听到十三天之期的时候,兴奋得对着吕雉连作了三个揖道:“大嫂啊,今天多亏你,你若是不回来告诉我,我怕是彻夜无眠啊,大嫂,你快教教我,这十三天我该做些什么?”吕雉知道他心思重,若是今天不告诉他,恐怕真的是要担心得吃不下睡不着,此时既然无事,吕雉便笑道:“好了好了,你呀,赶紧准备聘礼吧,时间可不多了,就只有十三天,等十三天后,你抱得美娇娘,以后可要踏踏实实过日子啊。对了,你还要去做一身吉服,吉日那天好穿上,可不能随意穿啊,做吉服前,你叫上我,我陪你去选料子,另外嘛,你这家里也看看能不能添置点什么,再收拾一下,成婚还是得有应该有的样子才是。”卢绾连声答应,一一记下,直笑得手舞足蹈,送了吕雉上车,自己快乐得像个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的回了屋子。此时算是所有事都解决了,吕雉也是心情大好,到了家帮着赵曦做这做那,赵曦见状也好奇的询问了一番,听说公孙兰抱恙,虽说没有什么大碍,但赵曦还是说想找个时候回去看看,尽点心意。赵曦一番孝心,吕雉当然不会说不,便说相公应该就快回来了才是,等相公回来了,一起回沛县更好一些,这样相公也能探病,还能顺便把婚礼的事给张罗一下。赵曦虽然还是想尽快回去看看,但确实刘季怎么也该回来了,再等三两天也是没有什么大碍,不然自己去了一趟,待刘季回来还是得陪着再去,确实有些多余,既然吕雉这么安排,那便照做就是了。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汉魔后》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汉魔后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七十五章 波波碌碌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汉魔后”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大汉魔后的第七十五章 波波碌碌,大汉魔后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真风林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大汉魔后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历史军事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齐乐娱乐小说,齐乐娱乐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