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五十一章奶奶承认了大叔的身份

更新时间:2018-01-13 01:54:40字数:5135
又两年。在大叔离开星冥的初期,凌元因思念心切,一直都将自己封闭在寝宫里,哪儿也没去,没有去给皇上请安,也没练习技道。以为会给大叔写很多信的凌元居然也没有心思写信了,一副心神空空的样子,总感觉自己丢掉了什么,这是一种不好的预感,也正是这种预感最终激励起他写信的兴致来。第一封信凌元没有交给帝国官府常用的信使,同样拥有小心眼儿的他出了重金让镖局护送这封信,因为凌元的心智目前只能到这一步,被告知要护送一封信去克莫山脉给单族的镖局一时间名声大噪,天古城的市井跟上流都在打听这封信的来历,内容又是如何。一封信和回信,镖局往返花了近三个月才从单族带回帝国,但这只是明面上,做事老道的镖局折返大张旗鼓只为将真正的来往书信给安全带回,凌元托付给他们的信封以及单允的回信,由镖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伙子孤身一身护送,一来一往全程骑快马,仅仅花了两月。小孩子脾性的凌元只心地善良,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思想,第一次收到大叔的回信时,他很开心,但接下来他逐渐的不开心了,这与单允无关,而是凌元次次都想去克莫山找大叔,都被大叔给婉言拒绝。今天收到了大叔了来信后,凌元一直都不开心,他的屁股坐在实木櫈上,脑袋趴在垫有锦布的桌上,一坐就是两三个时辰,就连久而养成自立的习惯都忘却了,吃喝潜移默化地都全靠鱼宫女跟小跟班伺候。日中,鱼宫女御膳房端来膳食,放在桌上的时候听到皇子殿下闷闷道:“鱼姐姐,我不饿,你跟小跟班吃吧,免得浪费。”后边儿的小跟班手中端的是果盘,是她在御膳房亲自削好切好端来的,听到殿下吃不下饭,将果盘凑近了鱼宫女,鱼宫女再说道:“殿下,吃不下饭就吃点水果解解渴吧,很久之前倒给你喝的茶水你都没碰呢。”凌元侧脸搭在桌上,眼前就是茶水杯,听到鱼宫女提醒,这才有气无力地碰了碰杯把儿,也没有摆正姿态有想喝的感觉,凌元又无力地放下就没有了然后。“殿下,你最近你是怎么了,魂都没了的样子,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还是因为信的事儿啊。”旨在调侃殿下活跃气氛的鱼宫女想到这里,兴致道,“若是哪家闺女被我们皇子殿下看上了,殿下在这里生着闷气怎么是个办法,应该跟皇上说,让皇上钦点赐亲啊。”以为初涉情爱梦窦初开的皇子殿下不懂其中玄奥,不敢提信封一事的鱼宫女继续道:“殿下,你年纪小,才及冠,不懂这男女之间的关系没问题,现在啊,殿下就只管告诉我,看上哪家的闺女,我也好替你瞧瞧嘛。”敢这么跟皇子殿下说话的也就只有鱼宫女了,就连小跟班即便知道她们的皇子殿下不会在意这些礼节,她也不敢犯禁,她就这么听着,只见皇子殿下一动不动地呆在桌上,中气不足道:“不是什么闺女姑娘,是大叔回单族两年了,他都不同意我去找他,也不知道好久才能见到。”桌上有一小木盒,是两年前凌元让鱼宫女找来的,要的是最上等的楠木,里搁锦布,鱼宫女跟小跟班两人这几日见殿下一直都拨弄着那木盒,却好似舍不得打开。盒子里是殿下很珍贵的雷珠,是殿下口中的大叔所赠,在殿下说完话后,见殿下的手搭在了木盒上,好不容易拇指开出一条缝隙,却又突然撤下,让那木盖合上。“殿下这是睹物思人啊,要是那位大叔不同意,我愿意替殿下去一趟克莫山,将殿下的心意给大叔说一说。”机敏的鱼宫女壮着胆子小心道。脸贴在桌面,凌元悲伤道:“大叔连我都不肯见了,如何会见你的,当年我都是凭着猴性从悬崖上得克莫后山,鱼姐姐你又不会爬树。”小跟班呆在俩人旁边也很难过,愿意为此事做出一份贡献的她开口道:“殿下,小跟班可以去求大叔,把他求来星冥帝国”十八岁的凌元有一点点抬头纹,他看了小跟班一眼,三观正正道:“那不是我想要的。”倒是鱼宫女突然道:“殿下,两年前大叔来星冥的时候,殿下身边的可是有一位是云族族长云锦?”“是啊。”凌元依旧一动不动,便又听鱼宫女道:“那另一位肯定是单允了?”凌元终于侧过了头,瞧了一眼说得没错的鱼姐姐,一脸茫然,鱼宫女见殿下神采,再一次猜道:“那单允是殿下的大叔?”实在惊奇鱼姐姐的才智,虽然凌元在两位宫女面前提及过大叔,也说过大叔是单族人,可他从未告诉两人大叔的名是什么,如何不惊奇?凌元也没多大动作,猜到了又如何?只是问道:“鱼姐姐,你怎么知道大叔的名字?”鱼宫女回应道:“这还不简单,二十几年前有位单族人在我星冥担任炼药师一职,跟云族族长云锦是拜把子兄弟,还被太上皇帝封为大国公,当时的药师殿有炼药师七八位,都是七十上下的老头,而单允才十六岁就被奉为座上宾,还破了先例将大国师封于他,在朝野上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啊?”凌元一下坐直身躯,奇道,“大叔担任过大国师?”殿下的巨大反应将鱼宫女吓了一跳,她应道:“对啊,不过只做了两年就不辞而别,听说大国公在任期间人缘极好,当时宫内的好多姐姐都受过他的恩惠,那会儿的帝国百废待兴,民间常有怪病,一些专治疑难杂症的丹药都是他私下赠送给姐姐们送回自家,据说全都好了。”脑海的某一条线突然串联了起来,凌元急忙地奔出寝宫,顾不得跟出来要替他撑伞遮阳的小跟班,往皇宫深处跑去。皇宫四处都有士兵巡逻,凌元奔袭而过,没搭理因他出现而驻足敬礼的士兵,他的目的直取藏玉石的英蓝店!三年前城郭城的老祖宗跟义子柳正卯路过星冥帝国天古城,当时由林爷爷与谭轩护驾,最后引出皇上亲自邀请老祖宗进宫欣赏玉雕石,要说此事一旦贯穿一起,那牵连的人实在太广。他凌元不敢去信却极度想要弄清楚,因为关系到自己身世啊。 一进英蓝殿,凌元越过那精美小座玉雕,来到存放四座巨大玉石的殿内极深处,见到了除了面目其余都栩栩如生的人像雕作。凌元大口喘气,咽了口唾沫,正直了身躯,这座人雕不论身材身高都与自己想象的太像,可这不能说明什么,唯一值得他深思的就只有那块平如镜面的玉佩,跟自己所见的一模一样。伸出手来,指肚清晰地在那还未雕刻打磨的玉佩上抚摸过,沁凉的感觉从手指穿过手臂直达内府,凌元怔怔出神,天下玉佩多不胜数,这般一如平面什么都没雕琢的玉佩倒有可能多出几块相似的。有了一丝退堂鼓的凌元想着玉佩的事,眼神却有转移,玉雕的人头使得凌元有新发现。那尚未雕刻的椭圆人头下端有微小缝隙,凌元凑近细瞧,心觉这颗硕大的玉石里侧另有乾坤,双手附上,左右摇晃动不得,待那一托起时,一声清脆细响牵连着凌元的心一块儿开了。整个玉块内里被只能由灵力外溢做成纤细至极的刀割据,才能延伸到玉石内里。椭圆玉石只是一层外壳,随着凌元缓缓上提,一小块快玉石掉落下来,熟悉的下颚,熟悉的嘴唇,熟悉的嘴鼻眼在附着其上的玉石掉落后,呈现在凌元面前,有人竟凭着记忆在玉石内部雕刻出了大叔的模样!“大叔……”凌元呢喃着,眼前的真实景象映射进大脑,思绪漂浮万千。英蓝殿能够存放大叔人像不足为奇,十六岁就担任帝国大国师的人物极具传奇色彩,拥有一坐玉雕在皇宫不为过,可为何会将大叔的模样刻意地隐藏,除了情之一字,凌元他别无他想。几乎是跳过‘能在英蓝殿存放情郎玉雕的会是谁?’凌元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母亲凌颜。回想起大叔待自己的点点滴滴,凌元不可置信道:“大叔就是我的生身父亲?”凌元背过身去,望向这诺达的英蓝殿,下意识地自问一句:“可为什么大叔会在任职大国师两年后不辞而别?”蔬果园殿内地下被一剑否决的‘欺我负我’四个大字记忆犹新。凌元豁然开朗!有一件让他如何也想不通的事,大叔为何不与自己相认?难不成他不知道自己有孩子落在了星冥帝国?应该是这样,不然大叔也不会另成家室。一切都是自己的推论,尚未得到证实,虽然理得顺,但其中隐晦实在太大,自小凌元也不相信什么上天赐给星冥的龙种,为求万一,凌元打算将此事与奶奶说说,看奶奶如何定夺。正午还未过完,凌元又马不停蹄地来到蔬果园木门前,敲了敲门轻轻摘下封条,两手搭在门把上缓缓推开,见到奶奶正在院内搭理植被花草。有孙儿的到来,柳柔蓉停下手中劳作,在绚烂的阳光下微笑道:“元儿来了,吃过午饭了吗,奶奶刚做了些糕点还热着。”凌元咧嘴一笑,进门后将木门合上,开口道:“孙儿不饿,奶奶吃过午饭了吗?”柳柔蓉向凌元招招手,凌元来到奶奶近前,发现奶奶将手搭在自己头顶来回比划,眼神闪烁着,便问道:“奶奶,我又长高了吗?”柳柔蓉笑容满面,点头道:“是啊,长高了不少呐。”凌元笑笑,目光往殿内望去,说道:“奶奶,我想再去看看那地上的四个字。”柳柔蓉轻轻眨了一眼,有些叉神,在刹那间应道:“这有什么好看的?”凌元笑着撒开奶奶的手,进得殿内,掀开棕色厚毛地毯,瞧见了那四个大字,左手臂环胸右手支撑下巴,越瞧越觉着心间颤动的小念头属实。奶奶从院内走进殿内,瞧见孙儿那副认真且神烦的表情,她笑问道:“咱们的小神探从这四个字发现了什么呀?”哪知凌元直接道:“这四个字是大叔写给娘亲的,大叔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奶奶眼中别无多大变化,只稍许迟疑下,轻言道:“允儿他都告诉你了吗?”此话一出,即便是十几年未曾叫过那至亲的名字的单族夫人也不自觉得睁大了眼瞳,没想到在经孙儿提及的同时她还是没有忘记,凌元也同样发觉,不可信道:“允儿?奶奶叫大叔允儿?”如何能在自己孙儿面前撒谎呢,从小就教训孙儿真诚诚信至关重要,一直隐忍在此生活了十几年的柳柔蓉没选择逃避,无奈道:“对啊元儿,奶奶叫你的大叔允儿。”曾经还亲自带着大叔来蔬果园看望奶奶,而奶奶却无故消失一整夜,当时不在意的凌元在此时想来深觉隐晦,有些觉得可怕的意味袭遍脑海,凌元直起身来,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奶奶是大叔什么人?”柳柔蓉没有着急回答,发现凌元抬起双手示意她别忙开口,瞧孙儿眼睛咕噜乱转好一会儿,忽见理好了思绪的孙儿巨惊:“小时候瞧得奶奶比母亲都还年轻貌美,而奶奶之所以执意要认我做孙儿而不是义子的原因……就是大叔是我父亲,奶奶是大叔母亲?”柳柔蓉惊讶孙儿的猜测神准,少倾,认命了的柳柔蓉苦涩一笑,笑着点点头。即便推理中了,可到底是凭着感觉跟记忆,这件事的林林总总大大概概想要联系到一起他凌元如何能做到?继而那种细极思恐的心理侵袭全身上下,不觉得后背冷汗直冒,让凌元失神了好一会儿。柳柔蓉上前将凌元抱在怀中,抚摸着孙儿的脑袋,温声道:“小元呐,奶奶住在星冥的事儿不能让你父亲知道,知道吗?”凌元两手搭在身侧任由奶奶抱着,问道:“为什么?”“因为奶奶的仇家会找上大叔吗?”凌元变得急躁,他睁目道,“奶奶你别怕啊,大叔技道跟灵力简直都神了,就连谭轩道上公认的状元郎都是他的徒弟,前些天两招就破了号称御统之下无敌手的隐宗阮青海,况且云族长是大叔的好弟兄,在道灵大叔根本不用忌惮任何人!”能将自己从地府带回阳间的人物也不是锦儿能够抗衡的,即便先祖单修在也无济于事,奶奶心中的愁凌元如何能够明白,柳柔蓉松开孙儿,双手捧着孙儿的脸颊,微笑道:“怎么,奶奶的话都不听了?”凌元一愣,知道自己情急,一时间没了礼数,低下头来认错道:“奶奶的话孙儿要听啊。”有些委屈,有些逞强,凌元还想再搏一次:“可……”第一个字还未说完,凌元便听奶奶说道:“元儿,就算你告诉了他奶奶住在这里,奶奶也不与他相见,更不会认他的。”凌元不明所以,已经要高出奶奶一个头的他看着奶奶,见奶奶神情温和知道奶奶铁了心,他不敢忤逆,只是心头的感觉无处宣泄,凌元红着眼流泪说道:“上次奶奶叫我打不过别人就跑,下午的时候大叔也跟我说了同样的话,把我教训得都快哭了。”柳柔蓉替凌元擦掉眼泪,她也着实心疼,可不能惯着,只得教育道:“这样很好啊,大叔跟奶奶都爱着你,这就足够了,其他的我们不去奢求了,好吗。”凌元却拒绝道:“不,我要去找大叔,叫他认我。”身边就有凳子,柳柔蓉坐下,道:“那就要做好准备,万一大叔不认你怎么办?”凌元不信,他解释道:“不会的,我跟大叔女儿单璠偶遇,这才有机会认识他,他不会知道我是他儿子的,更不会不认我的。”柳柔蓉牵着孙儿的手做到自己身边来,语重心长道:“你看,既然你心中都有了这个顾虑,就应该做好一切心理准备,知道吗?”凌元当然不信大叔不会不认自己,在此事显得急性子的他,想要立马飞奔到大叔面前告诉他这个事实。奶奶看出凌元心思,告诫道:“元儿你记住,你再见大叔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将奶奶的消息透露给他一星半点。”见凌元郑重点头,柳柔蓉笑说道:“这件事元儿是打算去问娘亲吗?”凌元摇头道:“我不去找娘亲。”“嗯?为什么不去找母亲证实?”凌元微微低头,沉寂了好一会儿,说道:“奶奶,元儿不知道大叔跟娘亲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可我知道就算是娘亲负了大叔,十几二十年来母亲都不告诉我父亲是谁定有她的道理,也许……也许大叔也伤害了母亲……否则两人也不会近二十年不相往来。” 柳柔蓉笑容深深,道:“那就找你父亲开刀喽?”见到奶奶支持自己的看法,凌元瞬间自豪道:“男人嘛,肩上抗的东西自然要多些。”柳柔蓉溺爱地用额头蹭蹭凌元额头,眼中尽是灿烂心花,而凌元心下一秉,打定了注意即日启程。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道灵僵Ⅱ》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道灵僵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五十一章奶奶承认了大叔的身份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道灵僵Ⅱ”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道灵僵Ⅱ的第五十一章奶奶承认了大叔的身份,道灵僵Ⅱ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叶正勋小说的支持,更多与道灵僵Ⅱ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仙侠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齐乐娱乐小说,齐乐娱乐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