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张蕾说的是不是真的?

更新时间:2018-01-14 20:40:51字数:6591
陈浩怀疑,张蕾是不是借着酒劲儿信口开河。按道理说,冯三宝被人砍这事张蕾怎么着也不应该这么轻易就说出口,这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手上做个枪毙的动作,对面的小孩就得应声倒下。冯三宝虽然现在口碑不好,也不至于到墙倒众人推的地步,何况以他在定城的影响,谁没事儿给自己找麻烦,这浑水也不是说谁能趟就趟的,就是大街上要饭的,见了冯三宝不也得咧开了嘴冲他傻笑着说:“冯三宝有钱,冯三宝给吃的。”冯三宝在定城树大招风,过于霸道,有些人暗地里想对他怎么着,可都是有贼心没贼胆,毕竟,老虎的屁股,谁闲的没事儿去摸?陈浩和张蕾不熟,也不好多问。马兵开车,心思却在后排座的张蕾身上。原先车内一股烟味儿,张蕾一上车,立刻香薰四壁。陈浩感觉,老马的状态立刻由自然吸气换成了涡轮增压,开车的表情都开始洋溢着一夜情成功的喜悦。“有烟吗,来一根?”张蕾忽然问道。三个人都迅速翻腾口袋,马兵急于找烟,方向盘没把好,车子猛地向右边甩了一下,张蕾没注意,整个人一下子甩到陈浩的怀里。右胳膊肘正好击中陈浩的下身,陈浩下意识“哦”了一身,张蕾赶紧起身,陈浩硬撑着装作没事,两腿却夹了个生紧。张蕾不好意思,但也没法开口问,只是一个劲儿说对不起。段瑞把烟递给张蕾,陈浩掏出火机点上。“你们三个大男人整天腻味在一起,有意思没?也不带个姑娘玩。”张蕾吐了一口烟,有事无事地说道。“我倒是想啊,可老板那么多,姑娘们都不够用啊!”马兵无奈地说道。“就是,哪能轮到我们……”段瑞接话。“我们都是属于那种被当做单身狗溜的。”陈浩笑着说。“得了,都甭谦虚了,也不知道定城的姑娘被你们祸害了多少,甭在我这儿装清纯,谁还不知道你们臭男人。”“段瑞,你都多久没洗脚了,你看你张姐都嫌弃你了,长这么丑还这么臭……”“得,别说我,瞧瞧你自己吧,要不看在这大奔的面儿上,谁愿意坐你的车。”“你是马兵吧?”张蕾头往前一探,问马兵。“哟,还认识我呢?不容易。”马兵有点不好意思。“你是陈浩?”张蕾转眼又问身边的陈浩。“段瑞跟你说的吧,他这人就爱出卖朋友。”陈浩打趣道。“段瑞在我跟前就爱念叨你们俩,把你们说的好的跟情人一样,你们是不是晚上也一起睡啊?”张蕾说完哈哈笑了起来。“本人洁身自好,不跟流氓来往,特别像他们俩这样的流氓。”马兵正色道。“他们俩流氓,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流氓里头他们俩算比较优秀的流氓。”段瑞接着张蕾的话说道。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半甜不咸的话,每个人都想提及冯三宝的事,都有话憋在肚子里,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从哪儿说起,只好静静地坐着。车内一片安静,安静地让人有点发慌。沉默了许久,还是陈浩先开口:“听说冯总出事了?”在张蕾面前,他不好直呼冯三宝,便改口冯总。“估计定城现在人都知道了吧?”张蕾反问道。“毕竟这么大的事……”“迟早的事。”“啊?”陈浩惊讶。“啊什么呀,树大招风,招人恨,那么多人看不惯他,明面上那些人都对他恭恭敬敬的,私底下谁不希望他早点出事,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取代他。”“关键谁有这么大胆子啊?冯总在定城省会的关系盘根错节,就是有人对他有什么想法,那还不得掂量掂量轻重啊。”“有想法的人多了,再难的事儿都好办了。”“我说张总,你咋不去看一下?”段瑞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改口张总的,但陈浩一听这句话,就感觉不舒服,这可能是张蕾非常避讳的话题。“我怎么去看啊,名不正言不顺的,以什么身份去,集团的员工?未来的媳妇?再说了,我也不能去看,你们看着好像是仇家寻仇,谁知道背后的主谋是谁,万一是他不听上面的话,上面的人感觉控制不了他了,怕生什么事端,万一在他手里面有什么人的把柄呢……”张蕾说到这儿,再没有说下去。但陈浩已经感觉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所以他看到段瑞还想继续追问的时候,捏了一下段瑞的肩膀,段瑞会意,未再做声。“你们知道曹鹏吗?”“知道啊,鹏博集团的老总。”段瑞倒是着急,直接回答。“他们两个以前关系挺好,生意上也是互相帮忙,后来冯三宝生意越做越大,圈子档次也越来越高,跟曹鹏的距离也就疏远了,曹鹏在定城的生意基本上被冯三宝抢占完了,最后他没办法只好去了省城,但冯三宝也没给他在省城喘息的机会,他在省城也没混多久感觉做不成生意就去了广州,在广州他遇到了冯三宝以前的老相好陈晨,陈晨当年也跟何海好过,但何海和冯三宝势不两立,谁都不服谁,斗得不可开交,陈晨当时已经怀了冯三宝的孩子,她不想让孩子一出生就生长在那样的环境里,跟着一个广州老板去了南方,也是命苦,孩子三岁的时候,那个广州老板出车祸死了,陈晨接过了那个老板的生意,一边带孩子一边经营生意,积劳成疾,得了重病,在感觉自己不行的时候,他把那个孩子托付给了他哥陈柯,陈柯你们都认识吧?”张蕾以询问的眼神看了看三个人,三个人点头,“因为那时候冯三宝已经结婚有自己的孩子了,陈柯就把这个事儿没告诉冯三宝,所以冯三宝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就在定城。后来冯三宝为了打压竞争对手,把陈柯正在谈的对象招进丰达公司当了秘书,陈柯当时不愿意自己的对象给冯三宝当秘书,但碍于冯三宝的面子也没办法不同意,冯三宝去省城谈生意的时候总是带着陈柯的对象。据说有一次他在招待魏副市长的时候,那个魏副市长以前在定城当过副县长,你们应该听说过,这个魏副市长看着冯三宝的秘书长得漂亮,动了点心思,冯三宝为了巴结魏副市长,把陈柯的对象介绍给了魏副市长,陈柯知道这事儿以后,找冯三宝理论,没想到冯三宝把他一顿臭骂,还说什么男人要干成大事,一个女人算什么,陈柯肯定不干,当着其他员工的面顶撞了冯三宝,冯三宝恼羞成怒,辞退了陈柯,把他负责的项目全都交给自己的亲戚,他和陈柯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冯三宝为了彻底封死陈柯在定城的活路,动用了关系,让陈柯在定城什么生意都做不成,陈柯也实在没辙,只好把陈晨的孩子留给父母,自己去了深圳。在深圳陈柯结识了了一个北京什么领导的儿子,就是这个领导的儿子,让陈柯在深圳电子器材的生意越做越大,后来又转战房地产开发,听说现在身价十几个亿了都……”“我操,这么牛呢!”段瑞感慨。“你激动个毛线啊,好好听你张姐的。”马兵不耐烦地说道。“现在陈柯在哪儿呢?”陈浩也好奇。“还在深圳,因为他爸有气管炎,他就把父母都接到三亚去了。他现在的媳妇就是那个领导的女儿,你们说说这关系”张蕾微微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但是他还记着当年冯三宝把他对象介绍给魏副市长这个事儿,你们说,冯三宝还能好吗?北京的关系啊!”“这么说是陈柯找人砍了冯三宝?”陈浩问。“我可没这么说。”张蕾摇头。“冯三宝惹的人太多了,又不止陈柯一个。”马兵说道。“其实冯三宝这人吧,也没差到哪儿去,关键就是控制欲太强,我感觉他就是从小在农村长大,有些自卑,总想着证明自己,把自己一步步逼上绝路了。”段瑞说道。“谁知道呢,你说陈柯找了砍了冯三宝,我想陈柯不会那么傻,虽然他对冯三宝一直不爽,但以他现在的实力,他应该不会傻到做这样下三滥的事儿吧?你们知道何海吧,以前也是咱们定城数一数二的人,我听别人说,何海当年出事也跟冯三宝有关系,听说是他找的人在省城将何海弄废的,如果真是这样,何海的家人肯定也不会放过冯三宝。这几年,冯三宝的丰达集团基本上承包了定城所有的基建工程,其他各个县城的城市建设基本也是丰达集团牵头,冯三宝通过各种关系中标,然后转手将这些工程承包给其他老板,价格还压得很低,这些老板利润低,只能偷工减料建一些豆腐渣工程,最后出事冯三宝把责任都推给这些老板,自己通过各种关脱得一干二净,倒霉的都是那些老板,那些老板有苦说不出,心里面肯定对冯三宝有一万个不满意。”张蕾说起这些是如数家珍,几个人听着也跟小说一样。“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要么是何海的家人找人砍了冯三宝,要么是那些老板为了泄愤找人砍了冯三宝。”段瑞说的十分肯定。“你咋那么能呢,福尔摩斯啊!”马兵怼了一下段瑞。段瑞瞪了马兵一眼,不再啃声。“冯三宝发迹以后,结交了不少当官的,那些当官的那个不想往上爬啊,往上爬不得花钱啊,花钱买个官不得死命捞油水吗……”“当官的捞油水也真是奋不顾身!”陈浩插话。“哎呀,你们俩咋回事,老是打断人家张总的话!”马兵愤愤地说道,特意把张总两个字说的很重。“陈浩说的也有道理,那些当官的确实贪,但也有好的,我还真见过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我经常负责接待那些冯三宝的朋友,也是听他们说的,你们几个就当听故事了吧。当官的利用老板的钱升官,老板利用当官的权挣钱,也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冯三宝看准了这一点,只要他能搭上的,花钱从不含糊,出手非常阔绰,这些当官的也就对他高看一眼,你想想他们站在钱堆上,能不高看吗?”张蕾特意强调,“你们别看冯三宝在外面人模人样前呼后拥的,在那些当官的跟前,也是低声下气的,给人家递烟倒酒,跟服务员似的,有时候我站在外面看着他那样,心里头真不是滋味,可是不这样,谁给你面子啊?面子不都是拿来扫地的吗?后来我才明白,能低头哈腰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他们在人众面前把自己放得越低,肯定总有一个场合会把自己抬得越高的。冯三宝把这些领导一个个都伺候得舒舒服服的,那些当官的自然也愿意给他肥差,有什么好工程有什么好项目,也都留给他,等他的工程上马了,别的老板还屁颠屁颠地跑项目呢。”说到这儿,张蕾呵呵一笑,可陈浩看得出来,她更多的是无奈的叹息,似乎还有几分忧伤。“我吧,有时候感觉冯三宝挺可怜的,觉得他挺不容易的,但是时间长了,也就习以为常了,我们每天不都是这样活着的吗?看见比自己职位高的,低三下四,想尽量留下好印象,遇见职位比自己低的,又呼来唤去的,显示自己的威风,想想真是可怜!有一次我看见冯三宝陪领导喝酒,醉的不成人样,到厕所吐了回来接着喝,喝了再吐,吐了继续喝。那些当官的还一个劲儿给他劝酒灌酒,可能冯三宝后来也是招架不住了,毕竟四五十的人了,当官的劝酒他也尽量推辞尽可能不喝,那些人就不高兴了,开始犯嘀咕说你现在生意做大了,老朋友的酒还不喝了,这以后怕是再叫不动你喝酒了吧。冯三宝只能说自己身体不适,当官的又说,身体不好就多休息,以后工程项目你也别抢着干了,在家把身体养好了再干不迟啊。冯三宝听到话里有话,自然不敢怠慢,不过他也开始改变做法,以前在一段时间内他只巴结一个领导,后来一个班子的领导他都结交,类似于全面撒网,但问题就出在这儿,你们想想,那些个当官的肯定不乐意了啊,感觉我在你冯三宝眼里面是不是不如其他人啊,我的能力你是不是有所怀疑啊,你一面巴结着我,还巴结着别的领导,你这是看不上我了啊,你这是不听我的话了啊!领导一旦把你放弃,你的处境就危险了。再说了,冯三宝最近几年风头这么劲,认识了省城的领导以后,有些以前给他走过后门的领导他就渐渐疏远了,有时候办事情的时候还拿省城的领导压当地的领导,你们说说,换成你们,你们会怎么做?”“这就像谈对象,说好了你就跟我好的,可我发现,你跟我说我爱你的时候,你跟每一个人都说着我爱你,我还跟你处个屁啊,拜拜呗!”马兵说道。“呵呵,你这胡扯的还挺有道理,你这是有感而发吧,马兵?”张蕾乐了。“我只是话糙理不糙,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按你这么说,想把冯三宝扳倒的人还不少啊!”陈浩若有所思地说道。“但是你们知道吗,听说砍冯三宝的人都是一些年轻的小混混,跟刚高中毕业的学生一样。而且我听朋友说,那些小混混砍冯三宝的时候,冯三宝大声喊着我是冯三宝,那些小混混说砍的就是你冯三宝。”张蕾提高了声调,好像在强调什么。“这只能说明背后有人指使。”陈浩说道。“说不好,但我感觉事情一定不简单。”“你刚才说了陈柯,何海,还有那些当官的,我就感觉这跟狗血电视剧一样,这社会不是一般的黑暗。”段瑞说道。“那没人查查这些小混混的来路吗?”陈浩问道。“去哪儿查?”张蕾问道。“交警队的那些高清摄像头拍违章一拍一个准,再说了大街上那么多摄像头,像素都那么高,还能查不出这个?”“关键是谁会要求去查?”张蕾继续追问。“冯三宝的家人啊,冯龙冯虎啊。”陈浩答道。“他们还不知道自家的那点事儿,万一查出别的猫腻呢?”“可冯三宝是他们的亲爹啊!”“亲爹只是提款机!”“那也不能不管不问吧?”“他们现在已经不管不问了。”“真他妈废物,哪有这样的不肖子孙,自己亲爹都这样了,也不敢出来喘个气!”陈浩很难理解。“说真的,冯三宝应该清楚有人会动他,我估计他知道这些人不光是冲着他来的,因为今天一早他就支走了冯龙冯虎,我给段瑞说冯龙喝醉了,其实是我跟前有别人,我不好说才那么说的。”“所以,你说你也喝醉了,也是给别人听的?”段瑞显得特别惊讶。“嗯,我身边的人我都不知道来路,有很多是那些当官的安排进来的,冯三宝不好推辞全都收下了,其实他心里明白,这是领导安插的眼线,专门监督他的。”“你叫我们来接你,其实是想让我们几个来保护你的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陈浩忽然明白了张蕾不叫别人却叫跟她并不是特别熟悉的段瑞来接他,一来是不想让自己身边的人知道自己的行踪,二是担心会有人对她造成什么不测。“你说对了。因为我身边的人我不知道我该相信谁。”“你怎么确定我们几个就肯定在一起?”陈浩又问。“有时候我给段瑞打电话找他给我帮忙的时候,他总是跟我说他跟你们在一起,我想着今天你们肯定也在一起,结果,我还真是想对了。”“你躲在九香栖凤园也是冯总的意思?”“不是,是冯龙的意思。”“冯龙?”“是。冯龙在九香栖凤园有一件包房,是他专门用来接待外地朋友的,这个包厢里头有暗间,没有几个人知道,里面的服务员都不知道,只有老板知道。”“我去,怎么跟恐怖片似的,我听着都开始不寒而栗了!”段瑞瞪大了眼睛,长大嘴巴,仿佛正在看一部密室逃亡的恐怖片,张蕾的话让他更是入戏了。“冯龙冯虎他们就眼睁睁看着自家老爷子被人砍?”“这是冯三宝的命令,冯三宝应该早就给他们把后事都安顿好了。”“到底什么人让冯三宝这个在定城呼风唤雨的人这么心有余悸,为了保护两个混蛋儿子,宁愿自己赴死?”陈浩大惑不解,面对张蕾的话,感觉太不可思议。“陈浩,你错了,你以为冯龙如果真是你们表面看到的那样,我还会跟他死心塌地在一起吗?”“难道不是吗?”“你们现在看到的冯龙,只是他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其实,比起别的富二代,他更努力,你以为他每年跑到北京上海去干嘛去了,人家读MBA进修去了,你们肯定都是听社会上的传言,说他去北京上海又去赌了嫖了吧?”“那他现在这样都是装出来的啊?”好半天,马兵终于说了一句话。“显山露水对他没有好处,而且我们这里的圈子也容不下他。在一帮流氓里面,你装清高,谁还跟你打交道?他这样做也是希望以后能帮他爸转变口碑。”“原来我们定城人民都被这个戏精给骗了啊!”段瑞感叹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太弱,没人愿意跟你做朋友,因为你的弱小抬高不了他们的身价,他们需要比他们更牛逼的人抬高自己,如果你太强,就会招人羡慕嫉妒恨,人红是非多,光一天的闲言碎语都能把你烦死。所以,你得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两头都得讨巧,谁也不能得罪。”“以后我感觉我得叫你张老师了,你这今天一席话,让我感觉我这二十多年白活了。”“你就别挖苦我了,我也就是接触的人多,知道的事情多一点,爱瞎琢磨。”“说真格的,你比我们活得通透。”马兵也感慨道。“还真看不出来冯龙有两把刷子,是不是冯虎也这样啊?”陈浩接着问道。“我不太了解冯虎,他平常话也少,除了拿钱,我们很少打交道,甚至他在外面做什么,我都不清楚。”“那他知不知道冯总被砍的事?”“你问这个真是把我给问住了,我想应该知道吧,不然今天他去哪儿了?肯定也是在冯三宝的安排下躲哪儿去了吧。”“他肯定跟冯龙在一起啊,这还用问吗?”段瑞说道。“他肯定不跟冯龙在一起,他们弟兄俩平常都很少说话的,冯虎从不主动跟冯龙联系,我见他也都是他需要钱来集团取钱的时候才能见上一面,而且他是取了钱就走,多余的话也不说一句。”“冯三宝是不是不喜欢冯虎?”陈浩有点疑惑了。“我感觉冯三宝更喜欢冯虎。”“你说冯三宝更喜欢冯虎?”这个让陈浩有点意外。“冯龙什么事都太有主见,有时候还顶撞冯三宝,而冯虎对冯三宝言听计从,说冯三宝说什么他干什么,很听话的样子。”“这冯虎也太神秘了吧!”马兵不禁感慨。几个人正说这话,忽然张蕾的电话响了。张蕾接起电话,只听了一句话,就“啊”了一声。挂了电话,张蕾声色慌张地说道:“冯龙被车撞了……” 陈浩他们三个一脸疑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城市霸王》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城市霸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七章 张蕾说的是不是真的?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城市霸王”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城市霸王的第七章 张蕾说的是不是真的?,城市霸王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冉奋斗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城市霸王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齐乐娱乐娱乐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齐乐娱乐小说,齐乐娱乐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