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夜不出门

更新时间:2018-01-13 00:43:41字数:3034
月拂云水,云水映月。河岸边,有位赤脚而行,衣物单薄的秃顶老人端坐于青石板上,两条腿荡在清冷河水间,脚尖每每轻触此间流水,都冷得龇牙咧嘴,心底却暗自叫爽的不肯收回双脚。老人那仅剩发丝蓬乱下垂,从侧面遮住脸庞,犹如死水塘的浑浊双眼陡然一瞪,便神采飞扬的哈哈笑道:“河神老爷是个大忙人,就算有再大的愿望也不归他管,小伙子又何必纠结因多投了几个愿望没法实现呢?”麻衣少年脸色一松轻呼出口气,心想也是,世上有没有河神他不知道,就算有,每天世人许下成堆的愿河神老爷也不见得都会看。何况他许愿,不过是为了图个吉利讨个好兆头罢了,能不能实现关键还在于己身。况且他是不习惯依赖他人的,坐等其成更不合他的性子。少年这般想着,秃顶老人见着没人应他,似乎有些不乐意了,眼望对岸檐下灯闷闷说道,“看着到底还是青涩,其实就是个愣子。不过木木讷讷的也好,也好啊。”那两只光滑脚板交替着合在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水间倒影犹如纸上画起了褶皱,重重叠叠的模糊不清,不那么好看了。天上月掉落在水间的影子里有条小鱼在嬉戏畅游,每每游经月影边缘便又迅速窜回影间,似乎玩得不亦乐乎。但当涟漪层层叠叠荡过月影,小鱼就像是被搁浅在烈日暴晒的浅滩里,激烈扭动身躯却无法自拔,最后浅水滩枯竭,小鱼无力的蜷缩在泥坑里,动弹不得。少年性子虽呆闷,终究不傻,看了眼老人示意性的勾指比划,犹豫了会便坐在其不远处。可这正当朝气蓬勃的少年沉闷得就像块路边顽石,自打坐下后却不知礼貌的问上一句‘老人家大冷天的,怎么不穿鞋’或是粗犷的问‘老头叫我做什么’,只是静坐其旁,眼望水中灯月,默默无言。老人不以为然的扯了扯嘴皮,笑着往他那边挪了挪身子,“这就对嘛,还不算太傻。”少年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动身子。老人又挪近了些,少年随之又挪了开来,如此情形反反复复来了个三四遍,两人之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那张面带和蔼微笑的老脸渐渐僵硬了下来,顿生愠怒之色,“你小子怎么像个小娘们似的,老头子我是能把你吃了还是怎么着啊。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如此不懂得尊老啊。”少年瞥了老人一眼,漠然说道:“我不习惯和陌生人离得太近。”苍老脸庞上一片愕然。“尤其是不怀好意的陌生人。”那双死水塘般的平静眼底泛起一丝惊讶,不过很快便被老人隐藏好了,他收起脸色神情,绕有兴趣哦了一声,问道:“何以见得?”“直觉。”老人似乎被这两字逗乐了,大笑不止,“既然你觉得我心怀不轨,那为什么不一走了之,反而要留下来?”少年坦荡说道:“因为我没有钱,也没有同等价值的东西来换你腰间的那半块桃花玉佩。不过我仍是想要那块半玉佩,只好等着你说出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或是为了什么,看看能不能以此来换取它。”平静的死水塘忽然风来浪起,老人脸色大变,作势便要扑向少年,亏得先前两人之间始终隔着一定距离,少年在两只干瘪无肉的枯手伸来之时抽身而起,站在不远处,四目相对,两相无语。空气流经于此仿佛要凝固了。老人露出狰狞神情,双膝微屈,手作鹰爪,姿势犹如扑人的野兽,紧紧盯着少年,“你是什么人?”少年面上平静无波,实则是肌肉紧绷,随时做好了抽身离去的准备,答非所问道,“我曾听说在北方雪原里有一片奇异的桃源,住在里边的人个个都很善良淳朴,真诚待人,生活得无忧无虑,快乐无边,所以那里成为了许多人向往的地方。不过桃源在很多年前曾经历过一次外人带来的巨大灾难,从此桃源人对外人始终保持着一定的成见与戒备,后来干脆就同外界隔绝了。听说只要集齐一块散落在天下各地的桃花玉佩当作信物,就有可能被里边的人接受,得以进入桃源。”老人冷笑道,“看来你是不肯说真话了,那只好我自己来看个真相罢。”略显佝偻的身躯在这一刻竟爆发出如同虎狼的气势,步伐似羚鹿般灵动敏捷,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直袭而来。少年心中大惊,来不及多想,往地上猛蹬跃起,落到河边,尽管如此,老人鹰爪状枯手上依旧多出了几缕沾血的麻布条。少年脸色阴沉,他生性虽沉闷,却从无害人心,这次本想无论老人怎样的不怀好意,只要要求不是太过分,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就算付出极大的代价他也要换取那半块桃花玉佩。不成想对方如此的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他更没想到的是,这个看似风烛残年的老人竟有如此非凡的身手。着实是出乎意料。老人把手一横,右脚退后一步微屈,“旁支末流中的渣渣把戏也拿的出手?要是不拿出点真本事,今晚就留下吧!”说来也奇怪,两人从翻脸到现在,不论是路上人还是舟上客,对这边的情形视若无睹。少年不等老人再次袭来,凭借几年来翻山攀崖练就出如同猿猴般敏捷的脚力,想要在河中缓行而来的船舫上落脚借力一口作气跃向对岸。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已扑倒半空中的身躯陡然撞在一层无形的墙面上,空气如同被投入了石子的平静水面,荡起层层涟漪,少年因此被反弹而回,随之迎接他的是一只鹰爪状的干瘪枯手。老人狰狞冷笑,死死掐住少年的脖颈,拎住将其悬在河水上,“早在你坐下的那刻起,你就主动进入了我这水月境中,现在才想逃,不觉得晚了吗?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谁派来的。”不知老人使了什么诡术,说得上是活蹦乱跳的少年转瞬间就沦落为了脱水的鱼儿,无力的挂再那里,两眼无神,丝毫动弹不得。他伸出另一只枯手,指尖隐隐闪现缕缕光华,仿佛潺潺细水,猛的盖在可怜鱼儿的头顶,用力捏缩,深入骨肉。少年很绝望,很无力,他感觉他就要死了。他心头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是不是就不该在夜里出门呢。下边云水河腾起许多水汽,纠结成面,一块水镜凭空出现,老人随手一甩,彻底失去意识的少年缓缓沉入水底。片刻过后,水镜上一闪,如遭重击,裂纹密布,‘咔嚓’一声粉碎成片片水珠。老人身形一晃,险些扑倒在地,脸上苍白如纸,神情阴晴不定,“这小子心志怎如此坚毅,明明都要死了心神竟无一处缺陷……有古怪。”思量了一番,最后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定,只见他单手掐诀,两指并拢面露严肃的往虚空中轻轻一点,凭空点造出一道摇晃不定的模糊小影,犹入无水之境,一头扎进云水河,当飘到少年额头前是,小影已变得相当的清晰。周身光辉灿烂,站在水中,仿若神明。它在少年眉心处轻轻一点,便没入了当中。水汽再此升腾而起,一面水镜重展开来。水镜上缓缓浮现出一组画面,小影顺着眉心小径,艰难的往少年脑海深处挤,可也只是挤进了半边身子,尽管如此,画面变得清晰了,老人脸色则愈发白得吓人,身形摇摇晃晃,如风中残烛,几欲倒地。直至小影进无可进,镜上画面最终趋于稳定,老人暗自捏了把汗。若非他遭受了近乎无法痊愈重创,那里用得着如此麻烦的手段呢。不过话说回来,这种麻烦的手段倒是他目前唯一能用的安全手段了。少年心神可谓是严丝密缝,里边却是极其昏暗,记忆零零散散,四处飘荡。水镜上投射出的画面根本没任何用处。正当老人权衡利弊,要不要付出点代价彻底进入少年心神深处之时,一大块明暗交替的记忆碎片悄然触碰到那到小影,水镜画面随之一变。老人两眼突然一抹黑,便一头栽倒云水河里。街边屋檐边角,有个青年男子稳稳的侧躺其上,单手支头,翘起腿脚,胸前摆放一把三尺剑鞘,鞘内空空如也。该男子喝了口小酒,津津有味的看着河岸边发生的一切,啧啧哀道:“这小老头也真是好笑,管他穷小子是谁派来的,能捞到好处不就行喽,整天一惊一乍的,硬生生把一笔好好的买卖给搞砸了。我要是他,哼哼,早就悄悄抹脖子不活算了。哎呀,这次该到我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嘿嘿,说不得还能弄坛好酒咧。”远在东南海角高山上,面向夜海茶农装扮的汉子陡然扭头一望,眼底两道闪电般的精光一闪而过,如无其事的回头将目光投到身前的崖底,默然无语。……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一个神话》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一个神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四章 夜不出门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一个神话”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一个神话的第四章 夜不出门,一个神话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不眠知夕永小说的支持,更多与一个神话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齐乐娱乐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齐乐娱乐小说,齐乐娱乐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