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6烟火气

更新时间:2018-02-13 01:36:02字数:3329
大业湖两岸流光溢彩。从船上望去,湖面上半湖月色,半湖灯火。潘子安感叹道:“剑南道称天府之国,我自幼便好奇,天府到底啥样,人间怎可能会有?今日初识墨里,想来人间仙境便是如此吧。”公子矩当即更正道:“你说人间仙境啊,我看这叫人间烟火。”潘子安笑道:“好吧,知道你跟天道不对付。”公子矩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墨里傍大业湖,地处水乡,原本就阴柔之气过盛,幸亏早先有吴越土著披发刺青,下水斩蛟捉鳖,悍勇之风与阴柔之气刚好相抵。可惜好景不长,到了胡骑逐鹿那会,中原士族为避战乱,整了出衣冠南渡,这话说得好听,其实就是逃难来了。这帮子难民以名士自诩,熏衣、剃面、傅粉、施朱,姿色妖娆不男不女,偏偏江南那些土鳖望族久慕中原文物风华,一见之下大为钦羡,将这套玩意儿学了个十足十,这一来可不得了,天地之间阴阳离决,阴柔之气大盛。姜家先祖用阳刚之气加以调和,只是收效甚微,我身为人子兼望气师,对此岂能不闻不问?苦思冥想终于琢磨出一个妙法。你以为世上何物最旺?不是天上的三昧真火,而是人间的烟火,我用烟火气对冲阴柔气,阴平阳秘自然重现。”潘子安一脸恍然道:“所以你想方设法让墨里人气大旺。”公子矩笑道:“可不是,人气旺了,渔农工商百业皆旺,所谓人间烟火,其根柢便在市井气。墨里有句俗语说得好,十里天街市井,七十二桥神仙,听过吗?”潘子安惭愧摇头。公子矩使劲一撑竹篙,痛心疾首道:“憋了几天才得一佳句,怎么就没流传天下呢?!”潘子安安慰道:“改天我出本诗集,给放里头,包管天下传抄。”公子矩瞪眼道:“盗用我心血,你休想!这句话我已偷刻在快意亭柱子上了,要是还不能街知巷闻,大不了我写幅大字,直接给墨里城头挂上!”世子殿下书是读了不少,奈何以杂书居多,经史子集诗词歌赋极少涉猎,这文字上的功夫,从《太史公书》尚须师弟代笔便可知一斑。潘子安道:“十里天街市井,七十二桥神仙,既是你写的,貌似也并非一味排斥天道。”公子矩无奈道:“姜家五路丹道虽和天道正统不相干,不过追根究底也与天界脱不开关系,如今世人修道,不论走哪条道,有谁能绕得过老天爷去?”潘子安问道:“听说以前太史公一系有不少人飞升,何以近百年来却一个也没有?”公子矩摇头道:“我也不知。”潘子安埋怨道:“你心也忒大了些,这等大事,也不问问姜世叔。”公子矩默不作声,把竹篙在水里胡乱拨了两下,心道:“爹离家出走,你让我找谁问去,修道上的事要问的多着呢,譬如那本《传神诀》,究竟跑哪去了......”潘子安道:“说起天道,想起一个朋友,跟你借本秘籍给他。”这是给左亭长借书,不过眼下陆先生在旁边,潘子安生性谨慎,索性连名字也不提。公子矩一挥竹篙,大气道:“这事好办,改天和你去趟万卷楼,任挑任拣。我曾经瞥过一眼,有被视为道门至宝的《天道次第论》,还有上古秘笈《炎气玄光》、《三皇肆考》等等,多得足够你修到飞升也看不完。”潘子安问道:“这些书你就没翻看过?”公子矩单手持定竹篙,拖在腰间,摆一握剑的姿势,自以为威风凛凛地斜眼看向潘子安道:“当然没看过,及冠之前不问天道,幸好姜家有这条规矩,否则我早已飞升,今日你我哪得相见?那些书你尽管拿去,包你朋友想不飞升都不行。不过我话先撂在这里,他一飞升,便回不来了,搁这世上和死了也差不太多,还没得投胎转世,你身边可就永远少一朋友啦。所以依我看,这些书给仇人倒是上上之选。”潘子安笑道:“我朋友可没你这般练几年就飞升的本事,我看哪,他修个百八十年都不一定半步神仙,这事就不劳你操心了。书随便给我一本就行,贪多嚼不烂,还有,不要原件,抄一份就好。”公子矩一拍脑袋道:“经你一说我才想起,回头去找王景林,这小子相当于第二座万卷楼,真正的读书破万卷,没事就拿我令牌在万卷楼呆着,记性极佳,你找他拿书,都不用抄的,直接默写出来给你,一字不差。而且眼界奇高,每本书的优劣长短了然于胸,找他推荐,准没错。”潘子安惊讶道:“没看出来啊,王景林竟然如此了得,那他境界究竟有多高?”公子矩难得脸红道:“未修武道,天道筑基。”这等境界,身为朋友都要羞愧。潘子安一脸愕然,万法宫十方堂堂主,八大执事之一,就这点能耐?公子矩赶忙解释道:“没骗你,论记性悟性王景林能把我甩出十条街,之所以落到这般田地,我猜他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这小子总跟我嘀嘀咕咕天道有问题,一心想去天界瞅瞅问题出在哪,可是不修天道便去不得天界,弄来弄去把自己绕里头了。”潘子安释然道:“这就怪不得了,修道在修心,既对天道存疑,心结不解,这道是修不成了,大好人才,着实可惜。不过话说回来,他想去天界看看的念头我也有,你家......家里人没跟你说说天界长啥样?”潘子安几乎把你家神仙脱口而出,猛然想起陆先生,这个秘密可不能说漏了嘴,赶忙改口。公子矩一脸懊恼道:“姜家以前那么多人飞升,没听说有谁回来过。家里那位神仙又说他下凡太久,千多年前的事,记不得了。他这话倒也有理,十几年前的事我都未必记得,硬要人家记起千年前的事,太不厚道。”陆先生插口道:“世子殿下,那老包嘛,不是神仙。”又向潘子安解释道:“那人姓包名赚字不赔,对文玩古物十分痴迷,身边一应物件,在他说来件件古董,开口便是天价,旁人便打趣他定是活了千年的神仙。如今在府上做个三等管事,只负责张罗些灯油火蜡的零碎事,就这样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非常不靠谱,若非见他和世子殿下言语投机,早被大管家逐出府了。”潘子安瞠目结舌。公子矩委屈道:“我这一身文物鉴定的技法便是包管事所授,他手上有件衣服,还有一面镜子,少说也是千年前的旧物,谁说他不是神仙?”好啊,单凭这个你跟我说神仙?潘子安一跳三尺高,青铜面具在月光下愈显狰狞,大叫一声“锯子,你水分太多,让我帮你好好拧拧干!”公子矩竹篙当胸横如长枪,有恃无恐道:“你敢过来就不怕翻船?告诉你,大业湖底可是有恶龙的,看你一身细皮嫩肉,正好吃了你!”大业湖是否有龙,没人见过,有许多鲤鱼却是不假。大江出自西边群山,挟万里奔流之势注入大业湖,成就八百里浩瀚烟波,来到鱼龙门骤然缩窄,再东去十里至长生门,之后一路浩荡直入东海。鱼龙门与长生门各有长桥卧波,传说鲤鱼跃龙门,天火烧其尾,过而为龙,因此鱼龙门有望仙桥,长生门有烧尾桥,在墨里七十二桥中最具规模。船近望仙桥,来往舟楫渐多,湖面上渔火与岸上灯火交相辉映连成一片。公子矩放缓船速,道:“从望仙桥往西,大业湖南北两岸高门士族扎堆,几大商坊、乐坊陈列其间,还有最上档次的酒楼茶室,典型的销金窟无底洞,你若是怀揣一两百两银子,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陆先生道:“当年和楚国一争高低时,墨里也从未夜禁,夜交三四鼓,依然游人如织,五鼓钟鸣,卖早市者店门又开,一天四市,十二个时辰无分昼夜,整个周天下独一无二的不夜城。”潘子安感慨道:“不知何时天下才能处处如此。衣冠文物,盛于江南,文采风流,甲于海内,这里头有何诀窍?”潘子安随口一问,当场问倒了公子矩。同样的问题,多年前姜太史公便问过墨矩,那时候就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姜白石也不给答案,让他自己思量,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仍然不得要领。身为一国之君,被人请教治国之道,这面子天大了,岂能推说不知?公子矩挠了挠头,瞥了眼陆先生,后者笑而不语,世子殿下恼羞成怒,把心一横道:“你说那衣冠文物啥的,我看得改一改,衣冠禽兽,盛于江南,女子风流,甲于海内,这就对了。”锯子往往于胡言乱语中别有见地,潘子安也早已见怪不怪,含笑静待下文。公子矩继续道:“有没听过女学?”潘子安答道:“《礼记》提及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其后有《女诫》、《女论语》、《女史箴》等大作,都对女学闺范有所详解。”公子矩闻言一愣,这些书打哪冒出来的,除了《礼记》自己怎么一本没听过?现下可不是怯场的时候,眨了眨眼道:“你那套老黄历趁早收起,我说的女学可不在那些书里头。女学在哪?不在伺候男人,而在舒展自我性情,所以真正的女学在工坊乐坊,在名师帐下,在江湖庙堂。评判一方水土之高低,不是看它出了多少将相才子,而是看当地女子如何生活。”潘子安醐醍灌顶。公子矩眉飞色舞道:“墨里为何殷实浮华?因为此地的女子活出了大风流,有这么一句话来着,谁说女子不如男,英雄难过美人关,后头这个英雄呢,就是我说的衣冠禽兽啦。”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近墨者说》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近墨者说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036烟火气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近墨者说”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近墨者说的036烟火气,近墨者说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夜的回收站小说的支持,更多与近墨者说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仙侠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齐乐娱乐小说,齐乐娱乐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齐乐娱乐